中亚安全进入风险上升期 需合作共同抵御威胁

人民网北京9月5日电(记者常红王珏忱)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中亚黄皮书:中亚国家发展报告(2014)》指出,中亚安全进入风险上升期,非传统安全问题突出,迫切需要务实的国际合作来共同抵御威胁。 第一,宗教极端主义与恐怖主义的威胁大幅上升,中东-南亚-中亚-中国新疆的宗教极端主义与恐怖主义弧形带将连通形成,对地区安全影响构成重大威胁。

这是在始发于中东的全球性伊斯兰保守主义复兴浪潮背景下,出现的宗教极端主义变异的结果。

极端思想的传播,包括“圣战”思想,主要来自中东。 目前中亚是处于各国政府对宗教极端组织严控高压,而中亚各恐怖组织和极端组织蠢蠢欲动的阶段,未来将有可能进入新一轮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组织活动的高峰期。 第二,来自阿富汗“圣战者”的袭扰将增多。 这里并非指塔利班,而是在十年反恐战争中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宗教激进分子——他们是来自阿富汗的梦想建立一个全球“哈里发”的“圣战者”,这是真正的威胁。 很多人是来自阿富汗以外的国家,包括“乌伊运”武装分子。 此外,阿富汗的非法越境者中还有毒贩、难民。 中亚国家与阿富汗的边防状况令人忧虑。 塔吉克斯坦与阿富汗的边界线长1344公里,土库曼斯坦与阿富汗的边界线蔓延900公里。 与固若金汤的乌兹别克斯坦同阿富汗间137公里的边界线相比,塔土两国与阿富汗的边界管理非常之松弛,形形色色的武装分子都在觊觎这两处中亚“入口”。 第三,毒品威胁严重化、扩大化。

阿富汗鸦片播种面积在扩大,未来的趋势是还会进一步增长。

波及中亚的毒品过货量会增大,毒品消费量将上升,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面临的情况将尤为严重。

第四,社会矛盾进入高发期。

中亚国家独立20余年,受内外因素影响,经济发展各自出现一些困难,有的国家甚至遭遇经济发展瓶颈,这成为中亚国家社会矛盾高发的重要原因。 未来,社会矛盾可能会导致群体性事件增多,民间组织外援增多并趋于政治化,社会矛盾与宗教极端思想相结合会令问题更加复杂化。

第五,边界冲突常态化。

中亚国家边境地区由于边界划分问题造成的边民之间、边民与边防士兵之间的冲突越来越频繁,未来还可能出现较大的冲突,这十分不利于地区稳定、边境地区经济发展和国家间关系。 中亚国家对此问题趋于重视,一些国家,如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已经开始就边界问题进行谈判,并将签署勘界协定。

建立类似边界磋商之类的机制,用非军事手段解决分歧是未来中亚国家的必要选择。

作者 adminqw17